102號室

 

喔!換我啦?

 

嘿!我是個大學生,家庭經濟算小康吧?

 

不過這些都不是重點,來這唸書說實在的這離學校還有段不小的距離,騎車大概要一個鐘頭吧?雖然比我家近了太多太多了。

 

雖然說學校有宿舍可以住,不過大多數的人還是選擇在外面租屋,畢竟這才是大學生活啊!不然還要被規範幾點回宿這樣真的很沒意思。

 

原本只打算在學校五百公尺左右租房的,但是我從一位朋友的朋友的朋友(其實我根本不認識他)口中聽到了這村莊某些有趣的傳聞,我就央求著那位好朋友帶我去(有求於人當然馬上把他列入好友名單)。

 

當我看到這間房子與其他住戶時,我內心有股抑制不了的騷動,二話不說硬是要跟那位好朋友合租。反正這間套房還挺大的擠擠應該還可以吧?

 

雖然好友臭著臉,對我說不要跟我又不熟而且三樓還有房沒人住之類的,但從樓上下來一位清秀的男士向他打招呼跟他聊了幾句,然後轉向我尋問我是不是要跟同住?

 

我正想苦笑對男士說好友不願意,但他馬上對著男士猛點頭,我轉頭看向好友,發現他的眼神炙熱的光芒,與臉上薄薄的淺紅色,我想應該是傳說中的暗戀吧?

 

反正我不才不管這麼多,就算好友半夜撲上來我最多當付加價的租屋費好了。嘛……不過我想應該不太可能,我看著眼前的好友與男士微微一笑。

 

住這麼久(兩年有)奇怪的事一直接連發生。不過更詭異的是這個村內好像被下了禁口令之類的,反正有人不見或死亡通通當作沒發生過的樣子。

 

喔!挺有趣的。我在小筆記本上畫了一橫,表示又不見了一個人。

 

沒事的時候(表面上),我總是安靜的塗塗寫寫,其實我暗中觀察著在我附近的人,尤其是這棟允楓樓的人們。

 

說實在的住這村的人都不叫它原本的名子,總是說“那棟那棟”,久而久之大家也忘了它原本的名子。不過這名取的真好我深深佩服屋主,因為住在這裡的人沒一個正常,當然我也是。

 

我都稱自己是觀察者,就像小時候生物課不是都會要交蠶寶寶的成長記錄或是其他生物的記錄當作業。而我現在就是把這當作一個巨大的箱網,連我自己都一起住著享受蠶的感覺,因為這樣才能更清楚感受到這裡的一舉一動。

 

三個月前,來了一個新的住戶,很年輕的小姐。就算穿著都市風站在田中央都不突兀的美女,因為她給我的感覺就像假人,只不過是比稻草人精致的驅鳥物體罷了。

 

她來了之後,我感受到這幾隻蠶的浮動與焦躁;由其是203室的楊阿姨。她都四五十歲了(詳細年齡不知),卻一改之前簡單素雅的穿著,越穿越花俏。

 

然後每次都鬼祟的去翻林小姐(就那個新住戶,住202)的垃圾袋內物品,楊阿姨有幾次被我撞見,都很尷尬,然後漲紅著臉指著垃圾大罵林小姐垃圾都不分類,然後這邊的野貓野狗都來偷翻咬。

 

啊!我沒那個意思戳破楊阿姨的謊言,只是我一貫的本性對著楊阿姨笑,楊阿姨不知道是心虛還是怎樣,拿著垃圾上樓似乎就要跟林小姐拼命的神情。我擋了下來,好言勸著楊阿姨,並跟楊阿姨說我會幫她轉告林小姐的。楊阿姨似乎氣消了一點,還順手摸了我的屁股,笑的挺妖媚的對著我說羅小弟真乖。

 

喔!我真是個好人,雖然被摸了屁股,但我還是沒生氣,因為跟一群蠶有啥好生氣的?

 

對了,我那個好友,很久沒出現了。大概……有一個月超過吧?記得他有一段時間跟蹤樓上那個201那位清秀男士。似乎求愛太過火了吧?反正某次被那男士劈頭罵變態,叫他去看醫生。

 

啊,如果是我,我應該會挺傷心的。不過好友挺有趣,被人這樣罵完後,回來還很高興的跟我說他更喜歡他了,並說201號男士一定是愛上他了不然怎這麼關心他的身體狀況?然後自顧自的沉醉在兩情相悅的戲碼中。

 

這讓我想到了很久以前的日劇,裡面的女主角也跟他的一樣情形,似乎是「stalker」吧?用中文說來就是戀愛妄想症,哈!這種有趣的室友真是百年燒香都求不來。

 

忘了說,自從我跟他說我的性向後他就很大方的表示他喜歡201的男士。老是要我支持他的行動,我是沒差啦,幫他敲敲邊鼓送送東西還沒什麼,不過他後來老是對我發火,說是我誘拐他的男朋友,我只好兩手一攤,然後跟他說其實我暗戀的是他。

 

我永遠忘不了他當時驚嚇的表情,然後哭著奪門而出。隔天我就看見桌上的紙條寫著:「雖然你對我很好,但我不可能劈腿的請你死心吧!」

 

我笑彎了腰將那張可笑的紙條撕碎,灑向半空。

 

幾天後就只見他匆匆把自己的東西搬走,然後對我硬塞了一個戀愛符,含淚對我說謝謝祝我找到戀人後就再也沒看過他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朱雀君 的頭像
朱雀君

紳士裝可愛( ̄ε(# ̄)☆╰╮o( ̄▽ ̄///)

朱雀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