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沙樹女皇將裙擺拉起,也不管宮中禮儀快步跑向希‧幽拉。

 

 

原本快步要離開會議室的希‧幽拉聽見女皇殿下的叫聲立即停下腳步,完美的轉身鞠躬。

 

 

「女皇殿下。」平穩低啞的聲音聽不出希‧幽拉的情緒起伏。

 

 

沙樹女皇原本是想停,卻因踩到長裙擺踉蹌了幾下,希‧幽拉一個箭步將女皇穩穩接住在懷中。

 

 

沙樹女皇開心的做出一個鬼臉,將雙手環住希‧幽拉的頸上。

 

 

「殿下,這不合禮教,請站好。」攏著眉看著沙樹調皮的樣子,希‧幽拉覺得非常頭疼。

 

 

「我不要!每次你都找藉口跑掉。為什麼我當了女皇你就不像以前那樣跟我玩!」沙樹將雙手環抱的更緊,而剛從會議室出來的大臣們都紛紛投以同情的眼神給希‧幽拉。

 

 

假裝沒瞧見那些眼光的希‧幽拉嘆了口氣。沙樹就這樣像無尾熊般的用力掛在他身上,一點下來的意願都沒有。

 

 

雖說他的法術在靈月國可算是數一數二,但所有的法術招式對於靈月國的女皇是無效而且數倍反彈。如果不是不要命了,為了自己好,千萬別對女皇做術法攻擊。

 

 

「請注意場合與舉動好嗎?」希‧幽拉勸誡著,多希望她會因為想到她是高高在上的女皇而聽他的話。

 

 

「哼!你今天不跟我玩我就不下來。」洩恨似的扯了希‧幽拉深藍色的頭髮。看著拿她沒辦法又得板著臉的希,沙樹想到就扯的更用力了。

 

 

「因為妳是女皇,而妳該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像淑女一樣從我身上離開。」

 

 

「哥~你就陪我玩一下啦~人家很無聊耶!每天除了蓋章還是蓋章,我都快得了看到紙張就會死的病了!陪我玩啦!陪我!」可惡,生氣行不通那我就來撒嬌非得纏到你跟我玩。沙樹如此的想著。

 

 

「是嗎……那我去請霧澤神官幫你做身體檢查……」希‧幽拉雖然頭髮被扯的很痛,但依舊用嚴肅表情對著沙樹。

 

 

聽到霧澤神官,沙樹立刻從希身上跳了下來,頭也不回的跑走。「哥……我改天、改天再找你玩……還有我身體好的很不用找他了!」

 

 

希‧幽拉低低淺笑,看來這霧澤神官可沒少嚇這沙樹女皇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朱雀君 的頭像
朱雀君

紳士裝可愛( ̄ε(# ̄)☆╰╮o( ̄▽ ̄///)

朱雀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