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苦悲的賺錢之路

 

自從說好要創了公會之後,我內心不停的回想。我是不是被霧澤順著話題拐帶打包了?我原本是要跟他說:「欸,創公會好貴。」但怎會一路講到變成我要創公會?

我這次切換成獵人,帶著可愛的小老虎到處趴趴造,有一槍沒一槍的打著。

反正有老虎在咬,我這主人偶爾偷偷懶也沒關係。更何況看到老虎咬的血量明顯比我打的還多我就內流滿面。小白弓還是拿來裝飾就好,不要拿出來丟人現眼。

更何況!獵人超省錢!自從不用近身打怪,不用喝到紅藍藥水我的荷包也漸漸的飽了起來。

  雖說只有漲起來一點點但積少成多嘛!

  就在我哼著小調數著身上賺來的錢,我視角一轉就看到遠方跳來跳去的大物,而且很明顯……它正在追著人跑。

  <一般>活的精彩:救~~命~~啊!!!!!!!!!

  我一看,嚇的要死。立刻拔腿就跑。啥?你說我怎可以見死不救?拜託!在他後面的是這片樹林最強的世界王者──席優耶!我不跑我找死嗎?

  <一般>千清:啊!不要過來!!!!

  <一般>活的精彩:前面的各位大哥大姐,救命啊!!!

  我想……附近能逃的玩家都逃了吧。= =”還有……你有空打字不如早點犧牲吧。不要往我這跑啊!靠!

很明顯的,原本中間人滿為患的通道,忽然間整個清空堪比星光大道一般的巨星登場畫面,只差這地板是綠的。

  別開玩笑了,珍惜生命遠離席優好嗎!離我遠點啊!我內心尖叫只見那位活的精彩的玩家拼了命的直直向我衝來一附我死也要拖著人下水的狠勁。

靠!我看你乾脆叫死的乾脆好嗎!不要拖累大家啊!我欲哭無淚。

  此時沒閃遠的觀眾又或是沒看過席優放大招的路人甲乙丙丁看著自己腳下的地板突然閃了一個超大的紅光,耳邊還傳來特有的音效紛紛“討論”了起來。

  

喔!這是什麼?欸?好帥氣唷!唉唷威呀!範圍太大了啦!哇靠!淦!

 

我想那句淦字代表了所有目前躺在地上所有人的心聲了……。當然,包括我在內。

我默默的按下就近復活,看著系統提示裝備少了10%耐久5%經驗值我真的高興不起來。

這張地圖太危險了!自從我在這打怪打任務已經看過五次這種帶王散步順便讓你回家吃燭光晚餐的行為了。體認到這邊有強烈的生命危險後,我立刻埋頭把剩下的任務做完,能早一分鐘、一秒鐘離開這裡都好。

 

當我身體上落下一道銀色的光芒我內心滿足的看著人物職業表。

當前等級17等、神官12等(5等開啟)、戰士12等(初始職業)、獵人11等(10等開啟)、魔術師14等(初始職業)、盜賊3等(15等即可開啟)。

會不會太平均了一點?我皺眉。

算了,反正現在的目標是50金,等級就跟浮雲一樣。為了賺錢水不敢喝,裝不敢換;沒血了坐地板,撿到的孝敬NPC。這苦逼的人生熬啊熬的,重覆任務接到吐,主線任務打到哭。就在我跟任務不得不說的兩三事時,霧澤那傢伙又敲了我。

<密語>霧澤對你說:公會捲你有沒有接?

<密語>你對霧澤說:啥公會捲?那啥?

<密語>霧澤對你說:……你到聖徽城都沒看的嗎。

<密語>你對霧澤說:蛤?什麼東西啦。

<密語>霧澤對你說:你去聖徽找公會任務發佈官,看就知。


 

我收拾好包包,將任務表可回覆的繞了一圈後匆忙的趕到聖徽城。

 

我像無頭蒼蠅似的跑著找那傳說中的公會任務發佈官,內心想創公會還要接起始任務?可剛的說明並沒有提到這項啊!

 

<一般>千清:啊!可惡!那該死的公會任務發佈官到底是在哪!

 

我怒了,我火了。跑了聖徽快半小時居然找不到區區的發佈官,你ㄚ的是多大牌啊!都不出門見客的!

 

<一般>麵包超人:這位妹妹,他……就在你旁邊啊。

 

我看著我旁邊的對話泡泡跳出又消失,再環顧四周的npc。

 

<一般>千清:曾經有一個npc就站在我面前,我沒有注意。等我發言後才注意到,我才後悔莫及,人世間最丟臉的事莫過於此。好詩,好詩。

 

<一般>麵包超人:……

 

我感覺到對方正以熱烈的眼神看著我。
<一般>千清:請不要看我可愛就想把我。我是不會屈服於你的眼神就跟你交往的。

 

<一般>麵包超人:孩子,我想你需要去的是醫院。
我愣了一下,這年頭把妹招從喝腳灰(台)變成了建康取向的全身檢查嗎?

 

<一般>千清:哼!就算你體檢是建康的我也不會嫁給你的!

 

<一般>麵包超人:孩子,你會不會想太多了。

 

麵包超人講完轉身跑走,我站在原地努力思考他話中的意思到底是:A、他最近有做過檢查,然後其實患有重病不久於人世。B、其實他想把的是我身邊的NPC不是我,而我打擾到他們約會了。多感人的跨種族之戀啊!C、因為我話講的太明白將他內心願望都講了出來,頓時害羞過了頭只好先匆匆離去。

 

姆……好吧,我完全猜不出來到底是上面三個選項的哪一個。

 

將麵包超人的暗戀我的事丟一旁,發佈官一連串的任務捲軸看的我眼花撩亂,不過我等級這麼低應該是只能買前面幾張吧?

我挑著跟我等級接近的捲軸輕輕點動滑鼠,但等啊等的就不見捲軸出現在包包。

「滑鼠壞掉嗎?」這個破滑鼠從最近就一直不太聽話,我有些心急的用力多按了幾下。

‧‧‧‧‧很好。

我看著堆滿我包包的捲軸無言以對,到底是我的滑鼠錯了嗎?還是伺服器的問題啊!這捲軸還不重疊的,搞毛啊!

我淚流滿面無力的將捲軸拆開。

 

<系統>無公會無法使用。

 

在我努力的要將發佈官的內褲扒下來的同時,系統親切的提示將我當場打懵了。這根本是瞧不起窮人,瞧不起蘿莉,瞧不起不搞基的男性啊!為何沒有公會不能用啊!這就跟你進妓院要嫖妓,結果被老鴇抓去客串妓結果被嫖了感覺一樣。

我難過的將捲軸賣回NPC還被系統A了一把。叫姑娘連臉都沒見到就要付帳,根本黑啊!

 

我默默的在發佈官面前流下男兒淚對天發誓。你等著,總有一天我會帶著百金回來嫖你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朱雀君 的頭像
朱雀君

紳士裝可愛( ̄ε(# ̄)☆╰╮o( ̄▽ ̄///)

朱雀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