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把曖昧向寫成吐槽向的(遮臉)

我沒辦法控制我的手指啊啊啊啊----------------

 

 

 

正文

 


       隨意的坐在地上,將手靠在曲起的膝上拿著海尼根的慢慢喫著,撥開被風吹亂的前髮安靜的看著遠處。

  「抽嗎?」心魂站在不遠處一手啤酒一手掏出煙包拿出煙後叼在嘴上。

  「抽你那個會早死。」看著心魂收進口袋的DUNHILL月白撇了撇嘴,拿出自己的金色DUNHILL。而後發現不停的摸著自己身上的心魂似乎在找打火機。

  「沒帶打火機啊?」這個粗心的傢伙!抽煙的人還不帶打火機抽啥,抽筋嗎?在內心吐槽的月白準備將打火機丟過去就發現那傢伙貼近自己。

  「做……做什麼啊!」太……太近啦!發現自己有些驚慌,瞪圓了眼睛僵硬的保持姿勢不敢動。

  「借你的煙點啊!」心魂依舊是那個痞樣,不以為意的就就著月白嘴上的煙點了起來。

  這距離近到清楚看著他長長的睫毛低垂著,月白突然發現其實心魂安靜時挺可愛的。

這想法突然躍進腦海月白恨不得抽自己兩巴掌。殺小!被那群腐女傳染了連自己都有點不對,這一切都要怪那些骯髒的女人。

  「我有打火機啊!蠢啊你!」待心魂點完退出自己的安全範圍,近乎憤怒的月白紅著臉大吼。

  「啊!對吼!」灌了一口啤酒後知後覺想起來的心魂笑笑。

 

那笑容實在是太欠揍了!不知道要怎形容當下的心情月白悶著大口喝著。

「很熱耶!」雖說自己在高雄住了一陣子但悶熱的天氣不管怎樣都無法適應,全身黏乎乎的感覺讓他抓著衣服扇起風來。

「很熱就多喝點好嗎,叫叫叫都被你越說越熱了!」不滿的又灌下一大口的月白想著,剛剛一定是天氣太熱我腦短路了不然我怎會覺得這欠揍的傢伙可愛。

「我家很小唷,我先跟你說。」被罵的心魂不以為意,聳了肩膀開了第二灌啤酒。

「知道啦!」難得南下出來玩不能生氣……深呼吸……不能生氣。內心說服自己想揍他的衝動回應著。

「賀啦!欸!等等去哪裡。」將罐子放到地上,整個人平躺在地上,微涼的地板讓心魂整個人都舒暢了些。

「我又不是本地人我怎知道!還有!地板很髒耶!」看著躺在自己旁邊的心魂終於忍不住吐槽了他。

「喔!」不在意的敷衍著。看著只有寥寥無幾星星的天空感嘆著空氣污染真嚴重。

受不了!移開視線盡量不要讓自己看旁邊那位仁兄。

「高雄好玩嗎?」心魂突然丟出來一句疑問句讓月白愣了一下。

「還不錯啊,有趣的東西挺多的。還有房價、物價比台北便宜很多,唉……害我都想搬來高雄住了。」

「喔……」心魂心不在焉的回答讓兩人沉默了一會兒默默的喝著啤酒。

「我住的地方真的很小唷!」

「知道啦!!!」媽的你是要重覆說幾次啊!跳針唷!月白翻著白眼連瞪他的力氣都沒有。

「嗯。快喝完了耶!」起身走到保冷袋旁看著最後只剩兩罐的啤酒袋,一手撈一罐另一罐丟給了月白蹲坐在一旁。

「喝完就走吧。」再待在這裡跟他對話會氣瘋掉。接過酒拉開拉環,清脆的聲音在碼頭迴蕩著。

「回去再接著喝?」看著又掏出煙包準備拿煙的心魂月白連忙拿出打火機丟給對方。

「謝啦!」心魂燦爛一笑但本質很是很痞子的感覺。

兩人在碼頭邊喝著手上最後的啤酒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欸,肚子有點餓咧。」心魂摸著自己的肚子,歪頭說著。

「靠!你豬唷!剛剛去瑞豐沒吃夠唷!」雖說自己剛剛跟他是有去號稱高雄最熱鬧的夜市,但自己逛不到一半就覺得無趣,隨便拖著心魂吃了一些東西就離開了。他現在一說害得自己似乎也感覺有些餓。

「還敢說咧!兩串魚丸能飽唷!」心魂頗有不滿的回嘴。

「夠了啦!還加三罐啤酒咧。」月白拿起手上的酒罐搖著。

「不管啦!我要去小七買消夜。」一口氣灌完半灌的酒,任性的掏出鑰匙甩著。

「吼!青菜啦!」對於痞子真的不能太過於認真,喝完酒手用力的捏著罐子讓它變型,看著不遠處的垃圾桶一丟──唰!落空。

「遜耶!」心魂跺步過去撿起那個孤單遺留在外的空罐,退後了兩步單手用力的丟出一個拋物線。

唰!依然沒中。

原本覺得被恥笑丟臉的月白此刻忍不住大笑了出來。

「不要笑啦!!」很丟臉!到底是要去撿起來再丟一次還是當做沒這回事?心魂此刻在內心掙扎的二選一。

「哈……哈……哈!」月白慢慢走過去撿起,心情很好的將罐子丟入它應該待的地方。

「走吧,走吧……哈哈哈。」回頭看著吃鱉的心魂,原本收住笑聲的自己又忍不住的笑出來。

心魂咬著下唇走過月白身旁頭也不回的走向停放機車的地方。

「欸!欸!好啦!欸!」喔!炸毛心魂又生氣了,月白立刻噤聲的追上。

「沒生氣。」嘴上是這樣說,但心魂臉上的表情是明顯的不滿。

「走走走!小七七!GOGOGO」月白攬著心魂的肩膀勾住喊了一句。

「幼稚!」心魂把剛剛的事拋在腦後低笑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朱雀君 的頭像
朱雀君

紳士裝可愛( ̄ε(# ̄)☆╰╮o( ̄▽ ̄///)

朱雀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