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2號室

   今天又被罵了。

         滿肚子的苦悶無處發洩,打算到附近的雜貨店買幾罐啤酒喝喝解悶。

         在回家的路上,眼前竄出一隻可愛的小花貓。我趕緊將車停在路邊,往花貓離開的方向走去,就見到剛那隻逃離不遠的花貓。

         牠抬起臉,貓眼死盯著我背軀起很明顯的對我警戒著。這讓我有些緊張,動作極為緩慢的蹲下深怕前方的花貓會再度逃跑。

拿出原本要配酒的小魚干,不停的搖晃並對花貓噓了幾聲,很顯然牠並不是很領情,嘶嘶聲從牠喉內發出。

嘿!我怎可能認輸呢?我緩緩的將身體往前頃,試圖再接近一些,貓兒鼻頭抽動了幾下似乎發現了什麼,從嘶啞的聲音變為尖銳的咆哮聲警告著我別再靠近。

開什麼玩笑!由於是半蹲著我撲跳了過去。哈!抓到了牠一隻來不及抽走的後腿,花貓死命掙扎著,柔軟的身體轉個半圈然後用牠的利爪在我的手上留下牠的勝利花紋。

啐!我才不會因為這點小傷就讓牠這麼簡單的逃走。花貓的雙腿都被我緊緊抓住了。

瞧牠為了掙脫的拼命對我嘶吼,瞧牠原本可愛的臉變成極為扭曲,瞧牠為了活命揮著兩隻前爪,這些都深深的打動我的內心,不過似乎還是不夠耶。

啊!我該如何對這位如此優雅美麗的貓小姐呢?

我緊抓著將牠丟進我車後的麻袋內,開著車我哼著小曲往山上的秘密基地去。鄉下的山路有些麻煩,畢竟都是未開發的道路,也沒路燈僅靠著車燈照出隱約的路而零星的石塊巔的我挺不舒服的,不過想到等等要做的事就不予計較了。

我將車停靠在一處凸出地,然後開打後車箱將麻布袋甩上我的肩,裡面那隻花貓似乎也被車震的有點頭昏眼花吧?聽他的叫聲似乎薄弱了些。沒差,反正活著沒死就好。

我拿出準備在車上的手電筒,照著樹林的泥路,半跳躍的往前走。大概走了二十多分吧,來到了樹林深處,這裡連本地人都不太會來的地方,所以我安心的將袋子放下。

說實在話,我不懂為何小時候大人們一直警告著我們別來這山頭,只是每當有人失蹤或是不自然死亡,村內的人都會集資辦法會,然後面朝著這山祭拜。只要問了大人們山上到底有什麼,都會被狠瞪,然後過了幾分鐘才僵硬的對我說小孩子不要知道這麼多。

長大了以後好奇心與膽子也跟著長,幾個朋友商量好後就偷偷的去探險,但五個人上山卻只有我一個人平安下山,只不過發燒燒了三天三夜。醒來之後我閉口不談這山的事,其他大人們滿臉憂心的看著我,我知道他們是擔心什麼,我只好裝傻然後傻笑歪著頭說:「我忘了。」

 

我動著手挖出一個洞,目測著洞的大小,直到滿意了我就停下。滿身的泥濘使我有些不舒服,我加快速度將那隻氣少的花貓丟入坑洞內然後將土堆埋回,只讓他露出一個頭。

牠咪了一聲,眼眶似乎泛著眼淚吧?還是我少許的良心發現?我甩著頭,將這種可笑的想法拋出腦外。

我在牠面前擺上魚干與一些食物還有一盤清水,避開牠裝可憐的視線,我拍拍牠的頭,對牠說話。

我不管牠聽懂於否,講完我就站起身準備回去,背後傳一陣又一陣微弱的叫聲,似乎期望我放牠走,害的我不知不覺勾起嘴角,真是……太天真可愛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朱雀君 的頭像
朱雀君

紳士裝可愛( ̄ε(# ̄)☆╰╮o( ̄▽ ̄///)

朱雀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