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號室

顫抖的身軀靠著緊抱的棉被,將自己裹在好幾層的棉被中還是感受不到溫暖,還是覺得好冷、好冷。

明明就是氣溫適中的春日,但自己感覺卻是有零下這麼寒冷,連背都冒出細密的冷汗。

 自己不知道在害怕什麼,但知道的是如果太大意就會連命都沒了。當初就不應該住在這裡,不、應該說自己根本不該出生在這裡吧?但現在後悔說什麼都來不及了。

 好幾天沒睡了,早晚都會因為身體撐不住而死在家裡吧?靠著上一次的大採購,靠著眼前好幾箱的泡麵與乾糧過日,苦笑一聲。看來死因還比較有可能是營養缺乏?

 有短暫的失神,趕緊拍了拍自己的臉頰,差點就昏睡了,但眼皮很不爭氣還是違背自己的意願緩緩的蓋上,早就知道自己總有可能睡著,拿起準備在一旁的大頭針,對準指甲中的軟肉用力的插入,自己緊咬著棉被,不敢放聲大叫。

 血微微的滲出,但不是很多,因為大頭針沒有拔掉,還緊緊的插在肉裡,抖著右手,想將針頭拔出,但近日來的疲倦讓自己視線無法對焦,手也因為痛楚顫抖的特別厲害,連著好幾次手都滑過卻沒抓住。

 看著手指上的模糊的大頭針,放棄了,隨便要怎樣都好。

 抬頭看著天花板上晃動的兩條繩子與旁邊的人影,淺笑出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朱雀君 的頭像
朱雀君

紳士裝可愛( ̄ε(# ̄)☆╰╮o( ̄▽ ̄///)

朱雀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