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號室

 

     搬來這個小鄉鎮大概有兩三個月了,每當騎著心愛的水藍色腳踏車在村間,偶爾迎面的涼風夾帶著青草香味都會令我感到幸福。

 

但最近感覺到有些奇怪,不知道是因為我是外來客還是在這個村莊年輕女孩太少的關係,原以為應該變少的注視感沒有減少,反而還有更嚴重的傾向甚至在家中都有被偷窺的感覺。

 

我一面勸自己是太多心了,一面輕哼著音樂來減低那種討厭的感覺。

 

從村中心到現在的租屋處我足足要騎個二十分左右,雖然有些不方便,但像我這種討厭都市快節奏的人來說卻是剛剛好。

 

我將腳踏車停在屋簷下,鎖好後提起我的小包包與一些糧食上二樓。當初會租在這也是因為他仿日式建築,純木造房有些手把的部份還有木雕看起來更古色古香,就算是這棟房子有些年齡老舊,但依稀還能嗅到微微的木香。

 

每一層都有三間套房,總共有三層,而我住在二樓的中間那間。

 

喀、喀、喀。我的高跟鞋踏在木板上響起特有的響音,住在我左手邊隔壁的男性似乎聽見才探頭,還是另有其他原因我不清楚,只見他微開門把頭向外看。敦親睦鄰這種事我並不是很在行,但有禮貌的前提下我還是微笑著對他點了個頭。

 

男子微微一愣但隨後僵硬的向我回了個禮後馬上關上門的樣子我猜應該還是不習慣與人打招呼吧。

 

我從包內拿起鑰匙準備開門,卻發現我出門之前夾在門縫內的紙現在平躺在底上。我撿起那張紙,雖然內心有點慌,但我還是將手扣在包內的電擊棒,另一手緩緩的將門打開。

 

我深深的吸了幾口氣,目測著可能躲人的地方尋找了一下,卻沒有發現什麼人,我轉身將門上的五道加裝的內鎖緊緊扣好。蹲坐在木質地面上,思考著到底是什麼人偷偷跑進來。

 

房東嗎?不是沒有可能,但是他人又不是住在這裡的樣子,更何況當初簽約時是個代理人。在簽約那天我還問過代理人,他說了房東目前在市區工作,久久也才回來這個村一次。

 

那是左邊隔壁的先生嗎?搬來這麼久也沒見過他出門幾次,而且每次看到自己的時候他似乎都很僵硬的迴避我。就連我剛搬來第一次跟他打招呼他只報上他姓吳就把門緊緊關上了。

 

但是住在右邊的小姐每次看到我的時候那眼神……好奇怪。那眼神似乎是羨慕還加帶著一些我說不出來的詭異眼光,所以我每次遇到右房的楊小姐都是快閃離開。

 

樓下的房客,說實在的我只知左下101號兩個人中的一個,還挺陽光的。另外一個,是我從陽光少年口中得知他們是同學合租,陽光少年有著不輸他笑臉的名子─羅力。雖然當初我聽到時笑的快趴在地上,而他也只是抓抓頭對著我苦笑還說自己寧可是姓正名太。

 

雖然他與同學合租,但那位同學似乎很少回來,因為這麼久我也才遠遠看到一次。

 

樓上的房客我更不認識了,三間似乎只有我正上方的房間有人住,但我曾在丟垃圾時遇到,想跟他好好打招呼,但那位先生只用斜眼瞄了我一下,鼻子似乎還冷哼一聲,我就打消了要跟上面的人打好關係的想法。

 

這樣想想,似乎只有樓下那位羅力少年跟自己比較熟,而其他人……。

 

我左想右想,想不出來還有誰知道我住這裡而闖進來,畢竟自己是切斷過去所有關係的人。

 

我放棄思考,慢慢走向冰箱拿出自己最喜歡的花茶猛喝了一口。坐在床沿,我拿起搖控器看著24小時的新聞台,看著那些無關自己的慘事,微微一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朱雀君 的頭像
朱雀君

紳士裝可愛( ̄ε(# ̄)☆╰╮o( ̄▽ ̄///)

朱雀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