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好碰友是用來損的

 

正當我打怪打的火熱,眼睛直盯著畫面,三發火球一隻的解決掉眼前的生物右下角的MSN訊息提示就跳了出來。

我將角色挪動到附近都沒有怪的區塊點開訊息。

 

強者之我同學:

怎樣?好玩嗎?練到幾等了?(吃飯圖樣)

 

看見他的圖示我抬起手看了手錶,妖獸!都七點了我居然忘記要吃飯。

 

今日事明日畢:

不錯啊!尤其是副本根本讚!現在14等。

 

好吧!我承認存了點邪惡的心思。但如果他找我去也不是不可以捨命陪君子啦。

 

強者之我同學:

喔!等等我上線找你嘿!ID給我。

今日事明日畢:

千清。欸!我先去吃飯,你先練一下。

我懶的等他回應就將視窗關掉。待我吃完飯回到座位就看見閃著橘光的提示。

強者之我同學:

我ID:霧澤等等回來密我。

 

靠之!想拐我去當勞力,老子才不想被騙!想是這麼想但看在他每次都分享好東西的份上我還是乖乖傳了密語過去。

<密語>你對霧澤說:欸,好了。做啥?

然後我在好友欄上加了他的名子。

<密語>霧澤對你說:沒有。欸,你打算專攻啥職業?

<密語>你對霧澤說:姆……神官吧。但我現在用法師在練。

<密語>霧澤對你說:喔!沒事,給朕滾蛋吧!

<密語>你對霧澤說:*&%$

<密語>霧澤對你說:?愛卿是捨不得朕嗎?

<密語>你對霧澤說:淦!有禁字啦!

<密語>霧澤對你說:咦?是唷!?*&%%#)_^##*((*

<密語>你對霧澤說:靠!你是打啥東西啦!

<密語>霧澤對你說:愛卿不必知道,你滾吧!

<密語>你對霧澤說:淦!!!!

我把剛剛對霧澤的怒氣全發洩在怪物身上,全部去死吧!

埋頭就死命解任務打怪。解著解著我發現我任務欄裡又多了一個副本任務。

「……老鷹碉堡……看起來就不太好惹……。」我想起不久前被蹂躪南方礦坑我就打了個寒顫。

「還是晚點再解吧。」我將人物職業表打開轉職成了弱小的神官用著撿來的鎚子一下一下的慢慢敲著。

「嗚……好難練。」不虧是補系職業,攻擊力低到我都忍不住噴淚了。看著技能欄幾個單薄的攻擊技能可以點,內心掙扎著。若是點了之後點數不夠、錢不夠萬一之後主要技能出來不能點不就虧大了。

「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咬著牙我還是只將單體補血技點上,而其他的技能一律當沒看見。

就在我把小神官練到12等時霧澤敲了我。

<密語>霧澤對你說:髒髒清,來幫我打南方礦坑。

<密語>你對霧澤說:靠杯!你才髒髒霧。

<密語>你對霧澤說:好啦,組隊。

我按下了組隊確認鍵後慢慢從寧靜之丘走過去。

待到了地方我找不到他,我突然想起來有分流這件事。

<隊伍>千清:幾線啦!

<隊伍>霧澤:啊?喔,3線唷。

<隊伍>千清:你要開法師唷?那再找一個戰士來。

<隊伍>霧澤:這種事就交給愛卿了,朕要休息一會兒。

<隊伍>千清:靠杯!到底是你要打還我要打啊!

抱怨歸抱怨,我還是認命的在區域喊人。很快的就又找到一個倒楣的孩子。

乂就是喜歡你乂加入隊伍。

一看就知道是屁孩的ID……。算了,人家只是來當砲灰的,管他這麼多做啥。

不知道是不是剛被蹂躪過的關係,這次只有死了三次滅了兩次我都覺得好順利。

<隊伍>乂就是喜歡你乂:謝謝。

乂就是喜歡你乂離開隊伍。

剩我與霧澤兩人大眼瞪小眼。

<隊伍>霧澤:你去練你的吧。不用解散,這樣聊天方便。

<隊伍>千清:喔。

我拍拍屁股往任務的地圖跑。

<隊伍>霧澤:啊!我剛就要問你,你人妖唷?

我手滑了一下,人物明顯跑歪了。

<隊伍>千清:請叫我美女好嗎……。

<隊伍>霧澤:妖就妖還不承認,當心老納收了你!

若不是這款遊戲不能強P不然我早衝著你這句輪你千遍也不厭倦。

<隊伍>千清:唉唷~和尚哥哥~你是要收我當妹子還是老婆啊?

<隊伍>霧澤:……孩子,你是受嗎?

<隊伍>千清:靠杯!

<隊伍>霧澤:我沒想到你心靈髒髒之後還要連帶著邁向不歸路。

<隊伍>千清:淦!都麻你們啦(遮臉哭哭)給我看那些有的沒的。

這個真的不是我要說,我從原本清純只萌妹子的正常男性,被他們帶壞之後連帶著都萌起了BL、百合。根本無恥的是他們啊。內心為自己從前的清純默哀了三秒後我又恢復正常。

<隊伍>霧澤:所以說,你玩女角是嗎?

<隊伍>千清:淦!對啦!

我心情混雜的承認。

<隊伍>霧澤:嗯……。你千萬不要亂勾搭良家婦男、不要亂拋媚眼、不要隨地亂大小便。

<隊伍>千清:MD!你才隨地大小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朱雀君 的頭像
朱雀君

紳士裝可愛( ̄ε(# ̄)☆╰╮o( ̄▽ ̄///)

朱雀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