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這篇是回饋給我們可愛的月白哥

若不是他,這篇充滿腦補系的文章不會出來。

然後中間中斷很久沒寫完,好不容易翻出來將它補完。

沒有後續!沒有前面!不要逼我把所有人在我腦海的配對寫完!

然後人物與實際兩位個性差異度請忽視。(反正他們在床上怎樣我真的沒看過

內文請小心食用,雖說被食用掉的是小奇不是小心...。




喀!


小奇揉了揉眼,迷糊的半睜著眼還未從睡夢中清醒。他本身就是淺眠的人只要身邊稍有聲響就會被吵醒,更何況是自己房間門鎖被人打開的聲音。


長長的睫毛扇了扇,等看清楚闖進自己房間內的人是自己的哥哥張口便喊:『哥……你……』話還沒說完便被心魂用手遮住自己的嘴,另一手在唇上比了個噓的手勢。小奇歪著頭看著心魂,還處在思考哥哥大半夜的不睡覺跑來自個兒房間要做什麼時就被哥哥吻了。


雖說兩人並不是第一次這麼親密但平時在家中並沒有這樣過,被吻的有些脾氣的小奇推開心魂紅著臉水亮的大眼怒瞪著他半低吼著說:『夠了!』心魂狡黠的一笑將小奇壓回床舖上,欲開口制止心魂就傾身在自己耳邊輕吐:『噓……你想把媽吵醒嗎?』


小奇又羞又怒直盯著心魂,咬著牙低聲說:『你這個好哥哥!還知道我房間隔壁就是媽的房間啊。』


心魂含住小奇的耳珠,舌尖在耳廓仔細的描繪。那熟悉的呼吸熱氣惹的小奇身體微微顫抖,手也不自覺的就環住心魂。


『我不止知道你住媽隔壁我還知道你身上所有的敏感點。』


『可惡!你走開啦!』小奇惱怒的將雙手抵在心魂胸口,身體輕扭不想讓壓在自己身上的人這麼簡單就得逞。


『喔……那我走啦……』嘴上說著但手不安份的伸進小奇的睡褲開始套弄起早就挺立分身。


『嗚……放……放手啦。』可惡!這壞心的傢伙!腦子因為那雙不安份的手遊走在自己身上的敏感點早就糊的一團亂,只剩那薄弱的羞恥感反抗著。


『弟……你身體比你嘴巴可誠實多了……』心魂輕啃著小奇的紅果實,而那雙修長的腿也因動情圈住了心魂的腰際。


『嗚……我怎就搭上你這人……啊……』感覺自己身體跟著他的手滑過的地方越來越火熱,溢出的破碎呻吟聲也越來越多。


『喔!可我怎覺你忒愛我這麼做啊……』心魂挑著眉,唇角勾起一個好看的線條讓小奇看的有些呆愣。


『可惡!我這輩子……就賠給你了……嗚……不準笑!你這可恨的妖精!』小奇迎上身,用力的咬著對方的唇。

若是可以他想將眼前的人吃進腹內,讓他跟自己融為一體也不讓別人再看見他這麼邪魅的笑。


『倒底是誰賠給誰……』從小就看著他長大,他愛著他十多年,也折磨了自己十多年,好不容易將他拐上手都到這裡了說什麼也不肯放了。

 

忍住下腹衝動,慢慢的將手指探入小奇那收縮不已的穴口雖說並不是第一次但那地方還是自然的抵抗著異物的入侵緊緊裹住手指不讓他更進一步的轉動。


『啊……』這種事不管做了幾次還是讓小奇不習慣,但瞧見那忍著不進入抿著唇專心幫他擴張而額上冒出汗珠的心魂讓他有些感動的輕輕吻著對方臉頰。


『怎……迷戀上哥了嗎?』心魂半瞇著眼回吻著。


『啐!不要臉。』小奇扭著腰,放鬆自己接受對方。


『沒關係,就算你……只要你知道……我是愛你的就好了。』心魂眼神閃過一絲落寞。小奇能跟著他走這段路多久他不知道尤其前幾日看見小奇與同學們有說有笑的走在街上,他就想著他是不是錯了。看著眼前的景象才是心愛的弟弟原本該有的日子,有著活潑或是嬌弱的女友哄騙著對方的無奈表情;或是當女友撒嬌表現出寵溺的幸福笑臉。自己遠遠的站在角落想著想著,若是小奇某日不要這段關係了他該做什麼表情面對他?


『你吃了糖啊?』小奇眨了眨氾著水霧大眼巧笑著。


『喔……糖啊……正在吃……你身體……比糖還甜。』輕啃著對方每吋肌膚烙印下屬於自己的印記。愛了就愛了,就算最後只剩兄弟的關係他也認了至少現在……小奇是只屬於他的。


『閉嘴!』小奇都快搞不清楚到底是因為被對方玩弄著的快感還是因為他剛的話羞的快被膩死,讓原本因為手指進入的不適讓自己的半軟的分身又漲大堅挺起來。


『好~我~閉~嘴。』心魂含住火燙的部位,舌尖刻意的舔舐。看著小奇咬著下唇抑制自己的呻吟聲失神迷離的表情就讓自己的分身又漲大了一圈。


『嗯……啊……啊……』隨著手指侵入體的指數增加小奇就越忍不住的低吟著。擺動著腰弓起背從被動轉為主動迎合心魂手指的抽動,從腳指到腰間的酥麻感讓他想要求更多。


『哥……求你……啊……哈……』


『嗯~?什麼~?求我什麼?』心魂壞笑著,但手指與舌頭更加努力的刺激小奇。


『……啊……啊啊……求……你……快進來……哈……嗯……』只有手指已經不能滿足體內的火熱,而點火的傢伙居然半無視於他的肯求想到心魂以前惡劣的性格小奇只好掙脫心魂轉過身半趴撐開臀部拋棄不多的羞恥心說:『快進來,你的……』


『我的什麼……?』


可惡!這混帳!小奇回過頭正要瞪著心魂時,貫穿自己的後穴的刺麻感傳到了後頸爬上了頭皮,突如其來的插入讓小奇忘了壓制著呻吟大聲的叫了出來。


『混蛋!啊……』 


『噓……媽還在睡……』心魂貼近小奇耳邊舔拭著,他喜歡看小奇又羞又怒的表情百看不膩。


『啊……嗚……呼……你!』這個殺千刀的!等等做完分手!分手!但隨之而來的激烈抽插讓自己的意識慢慢的抽離,什麼都想不起來只能配合著一次又一次的撞擊。


『嗯……弟……好熱……好緊……』心魂一手擼動著小奇的分身讚嘆著。


『快……點……做……!』這討人厭的傢伙每次不阻止他就會開始講讓自己感覺到羞恥到想死的淫話。


『嗚……嗯……哈……我……要出來……了……』迴蕩在房間裡的聲音與自己交合火辣部位每次的衝擊都讓自己失神一次,剩於不多的理智讓他緊咬著被單,單是短短的一句話都是從齒縫中擠出來的。

 

『嗯……一起……』心魂說完便更加快速度的抽動,小奇後穴更緊吸著自己的分身讓他不得不繳械射出。


『啊哈……啊……啊啊啊────。』能感覺到後穴因為對方一陣滾燙的液體注入,自己一陣顫慄達到至高點後噴灑出白濁的精液弄得床上與身上到處都是。虛脫的身體只能半倚在心魂身體上喘息不停。

 

『奇……』細碎的吻著小奇後頸環抱著。

 

 『王……呼呼……八蛋!床單你洗!』看著自己的床單被自己弄髒了悲從中來的小奇低聲怒吼。

 

 『好。』

 

 『混帳!快抽出來啦!』

 

 『好。』

 

  『笨蛋!扶我去洗澡!』

 

『好。』


『可惡!你要負責!』


『好。』


『你除了好還有什麼詞可以說!』


『好。』


『你!』


『我愛你。』心魂微笑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朱雀君 的頭像
朱雀君

紳士裝可愛( ̄ε(# ̄)☆╰╮o( ̄▽ ̄///)

朱雀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