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境之章五
 


希‧幽拉一行人行走了將近一個月終於抵達了西區邊界─荷米拉。

希‧幽拉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崩塌的屋瓦,空氣中還帶著燃燒過後的焦味;混雜著烤肉味與一種腐敗的味道難聞至極。五人掩著口鼻向四周看著。

 

衣著破爛的人們用力的抬起倒在地面上的屍體,活著的人沒有流淚,只是眼神失焦默默的重覆著一樣的動作,尋找、挖洞、掩埋,將可能是自己的親人擺放到挖好的坑洞一鏟一鏟的將土覆蓋上去。

「這……怎回事?」五人驚愕的看著眼前不該在和平的靈月國內出現的情況。

希‧幽拉將經過身旁的一位中年男子拉住,那人緩緩抬起那沒有焦距的雙眼聲音乾啞像是壞掉的唱盤問著:「有什麼事嗎……?」

「這裡……發生了什麼事?」

男子出神的看著眼前一片荒蕪,淚潸潸的像是咒罵般的說著。

「一群鳶理的王八,前幾日開始就搶村搶小孩。若我們不交存糧他們就殺人,交不出來的人都被殺了。連我的妻兒……都……他們絕對不得好死!」

「為什麼這麼肯定是鳶理的人?」希‧幽拉感覺事情有些奇怪,但又說不上來是哪裡不對勁。

「因為這個!」男子從口袋裡掏出一枚紫金色的徽章,上頭明顯刻畫著鷲獅圖樣。

「……勇者徽章。」希‧幽拉接過那枚徽章,在手掌心中翻著瞧看。

「不對,勇者不太可能幹這種事……。」米夜湊近看著,做工精細完全無法判定這是否是仿造的,但米夜也感覺到了這一定另有內情。

「翔太,你去救治村民。」霧澤翔太老早就等著希‧幽拉下救助命令,一聽見便立刻跑向傷患那。

「翼,妳去把村內所有的能用的與糧食集中,若不夠妳去臨村調物資也幫這些人找個可以安住的地方。」希‧幽拉板著臉說著順手將手上的藍鑽拔了下來遞給翼。「若他們不肯援助物資,那這藍鑽裡存的信印拿給地方官看。還不肯直接拔了他階級。靈月國不需要這種冷血官。」

「米夜,你跟我去探查看看到底是誰做出這種泯滅人性的事。」

米夜點點頭表示同意。

「我咧?我咧?」怎有種被排除在幫手名單內,定春不服氣嘟著嘴看著希‧幽拉。

糟糕……還忘了這個破壞王……。希‧幽拉頭痛的思考著要讓定春做什麼事。

「定春你……你……你去把不能住的屋舍鏟平,然後……找乾淨的水源。」希‧幽拉皺著眉,真的想不出還有什麼可以讓定春做的。

「意思就是清理跟水吧?嗯……好吧。」定春略微思考後滿臉笑容的離開。

「走吧,看看那群人到底想做什麼。」希‧幽拉甩動著披風表情凝重的看向米夜。

  米夜嚴肅的點點頭,兩人便往與鳶理國的交界森林走去。

 

 

  

         定春決定先把水的問題給解決,於是在村莊周圍尋找。水井定春查看過了,瞎了眼的才會喝下去,就算瞎了也能聞到水井內的水飄出陣陣屍臭與鐵鏽味。

  定春打開定位戒子裡的地圖,按照照映出來的地型判斷自己在哪個方位,找出離這裡最近的河川。定春想,若是連河川都被污染了,那麼自己來造場人造雨好了。不過這個想法決對不能讓米夜知道,不然自己鐵定會被罵到臭頭。

  「有了!」定春高興的大叫,不慌不忙的快步往河川方向走去。

 

 

 

而翔太這方面,正滿頭大汗的榨著自己魔力救著還有存留一口氣的村民。其它的村民瞧見這位貴族不顧自己純白的神官服飾被沾染上血漬與泥污都感動的說不出話來。

看著村民將受傷的群眾聚集在一起,那數量使翔太忍不住勾起嘴角微微上揚。

「神官大人……?」村民不能理解的看著霧澤翔太的表情到底意義如何。只見翔太摸摸自己的臉幾秒後,露出更純真的笑容。

「喔!抱歉……因為能救到這位先生實在讓我太高興了。」翔太真摯的表情讓在場所有民眾更加感動只差沒跪拜在地上大表感謝之意。

「好了,別這樣看我。快把下一位需要治療的人送來吧。」翔太打從心底笑著。

 

 

 

霧澤翼看著幾乎被燒成焦碳的食物,若不是鄰近還有可以摘採的食物,不然霧澤翼根本無法想像這些人到底是怎麼渡過這些慘痛的日子。

「根本沒有存糧了……。」詢問過這些村民,他們說從上星期就再也繳不出食物與金錢給對方。而對方還是不停的擄人、放火。

霧澤翼直覺認為這根本不是衝著食物而來。雖然鳶理國土地很貧瘠,但以靠近靈月附近的幾個村落還頂的上富庶,至少自己自足是絕對沒問題的。

翼僅止思考三分鐘就把這些事甩出腦袋,畢竟自己是要安置這些流離失所的百姓,這些探查的部份就留著給希‧幽拉與米夜去調查。

翼將自己隨身帶的部份乾糧讓民眾分著食用,然後挑選幾個壯丁前往鄰近村莊搬運些急救食物。

 

 

 

 

 

(再不更新會被打死>"<by朱雀雀更新感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朱雀君 的頭像
朱雀君

紳士裝可愛( ̄ε(# ̄)☆╰╮o( ̄▽ ̄///)

朱雀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