鳶理國小插曲2

 

 

 

 

雪龍財務官怒氣沖沖的打開那神王辦公室薄薄的木門,(因為想到用踹的還要修理支出,雪龍只好輕輕的打開。)一眼就看到勉強“吊”在桌面蓋文件的星雨神王。

 

「神王大人,椅子呢?」雪龍從他的方向看去,神王的椅子不翼而飛,而她墊著腳尖只露出一顆頭與小手在桌面上,她不累雪龍看了都累了。

 

「雪龍……椅子……」星雨看開門的是雪龍輕輕呼了口氣,聽見他的疑問星雨也滿是問號的回看。

 

「對!椅子!」雪龍將外頭迎賓用椅搬了過去,將星雨從桌子扶了下來坐好。

 

「唔……椅子……」明顯搞不清楚狀況的星雨巴著眼看著雪龍重覆了一次。

 

「神王大人,您底下坐的東西叫椅子,請問原來的那張跑哪去?」雪龍耐著性子,從口袋拿出小零嘴遞給星雨。

 

星雨看見睽違以久的餅乾,眼神立刻暴出星光毫不猶豫的將零食與雪龍的手一口咬住。

 

「神王大人,請放開您的嘴。」

 

「啊!抱歉。」

 

雪龍已經很習慣餵食星雨會被咬這件事,將手掌抽出用手帕擦去上頭的口水。

 

「椅子……我記得前幾天被夜草一掌打壞了。」將食物拼命塞入嘴中,兩頰鼓起的星雨像極了松鼠。

 

「上個月不是才把桌子打壞,這次換椅子啊?」雪龍內心的一把無名火熊熊燃燒起。怎麼勇者都出破壞狂?連帶頭的都以身作則成這個地步,這更加重了他要辭職的決心。

 

「就是麻,夜草很小氣,我這次只不過說我想當靈月國的人民,他就一掌劈了椅子。要不是我閃的快不然就被他打到了。」星雨埋怨的說著。

 

「……」好吧,如果是我大概也會想劈個東西出氣吧?雪龍看著天真的星雨神王努力的與食物戰鬥的情況想著。

 

「神王大人,容在下請辭財務官一職。」從懷裡拿出寫好的辭職書放到星雨的面前。星雨咬著餅乾拿起那薄薄的信件翻來翻去的看著,過沒多久星雨將信件一口塞入口中咬個幾下吞了下去。

 

雪龍看著星雨的動作傻眼到忘了去阻止她那是不可食用的東西,就這麼看著星雨將他寫好的信毀屍滅跡。

 

「神王大人,很餓嗎?」思考了很久,雪龍只能問這句。不然誰來解釋星雨為何要把信吃掉?

 

「唔,不是。」星雨眨著眼,拿起桌上的水杯猛喝了起來。

 

「那您剛吃的是我的辭職信?」

 

「喔,夜草在去開會之前有跟我說,如果雪龍你拿類似信件的東西叫我要想辦法讓它不見。」

 

「所以神王您就把它給吃了?」

 

「對啊!我沒辦法讓它不見,只好吃掉了。雪龍還有東西吃嗎……?很餓。」星雨眨眨眼,不知道這樣哪裡不對。

 

「……」揣著懷內備用的辭職信,雪龍心裡明白拿出來也是落到星雨的肚子裡。雪龍這時才明白面對腹黑調教的天然呆是比面對紅字公文還強大。

 

「雪龍,我跟你說夜草很壞,每次我只要說錯話,就會把東西劈壞。還會捏我臉。唉!雪龍,神王可以辭職嗎?雪龍,還有東西吃嗎?雪龍……雪龍……」星雨看著奪門而出的雪龍,發著呆。

 

「神王真不是人幹的。我要辭職啦!可是……夜草好可怕,嗚……」星雨看著看著桌面上的文件,繼續認命的蓋起章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朱雀君 的頭像
朱雀君

紳士裝可愛( ̄ε(# ̄)☆╰╮o( ̄▽ ̄///)

朱雀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