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境之章四

  

  

           希‧幽拉穿著輕便與其它人一同前往西區邊界。

 

原本希‧幽拉只打算帶著米夜護衛長和霧澤神官,但不知消息由哪裡走漏出去,搞的希‧幽拉得帶上那個無差別攻擊王定春與霧澤政務官。甚至連沙樹皇女在出發前把自己偽裝成行李包想要偷跟出門。

 

但那行李實在太過於異常,誰會沒事帶這麼大包的物品遠行。

 

希‧幽拉瞇起眼默默的將行李提起,直接往洛蘭財務官手上塞去。搞的洛蘭不明所以的抱著沙樹包裹,歪著頭朝他們離開的方向看去。

 

而十分鐘後受不了悶空氣的沙樹從包裹內爬了出來,看到抱著她的是洛蘭,小臉馬上通紅的跳開洛蘭的懷抱一溜煙的跑的不見蹤影。

 

而霧澤翼用巡視邊界防衛與百姓生活的正當理由硬讓希‧幽拉無從反對。而定春這個實習法師在米夜的再三保證下也只好勉強帶上。

 

走在中央地區時霧澤姐弟,在民眾面前霧澤翼表現的氣質高雅平易近人,霧澤翔太則是溫和有禮的謙謙君子,兩人不時還微笑向熱情的民眾揮揮手。

 

定春雖然眼睛不時往霧澤神官身上瞄去,但還是將法袍帽拉的低低的安靜的跟隨在眾人身後。

 

但出了中央區的城門這三人就完全走了樣。

 

身上掛著人型吊飾定春娃娃的霧澤翔太,動作流暢的從包包裡拿出各式的甜點與茶飲遞給霧澤翼,而理所當然接過茶的霧澤翼還不停的嫌著水溫太冷與沒有沙發這件事。

 

這到底是郊遊還是出差啊?希‧幽拉差點維持不住自己以往表現出高雅冷靜的模樣暴吼出來。

 

「定春,下來!」米夜雖是對著定春說話,但眼神卻是冷笑的看著霧澤翔太。

 

「我不要!」賴定要當樹懶的定春依舊穩穩的掛在翔太身上,甚至連看都不看米夜。

 

「霧澤神官,恕我失禮了。」霧澤翔太再笨也看的出來米夜對於定春黏在他身上是非常、極度的不悅。

 

「定春小朋友……你能下去嗎?我體力沒辦法撐住你。」翔太冒著冷汗看著米夜那眼神,根本是瞪著老婆爬牆的對象,想將他亂刀砍死的銳利。

 

擋人姻緣是會被馬踢的,更何況怕痛的翔太更不想被米夜用寒冰穿心,於是好言勸著定春從自己身體爬下去。

 

不情願的聽著偶像的命令,定春撇撇嘴埋怨的斜視米夜說道:「好吧。」

 

這下可讓米夜更不高興了,瞪視的程度從劍山變成冰山了,若是眼神能殺人那自己的身體大概被戳成刺蝟了,翔太如此的想著。

 

旁觀的霧澤翼則是有意思的看著那三人,一抹邪惡的微笑消逝而過。

 

    希‧幽拉感覺到最靠近他的米夜下意識的外放魔力過多造成的寒風,刮的他臉都快割下一層皮。

 

看著米夜投給他一個沒事微笑,但……誰來說明一下為什麼這風會越刮越強,而且那笑容裡還包含著殺意咧?

 

這到底是什麼悲慘組合啊?希‧幽拉開始懷念起公文快把他淹沒的辦公室,邊偷偷的放聖光防護在身體上,默默的禱告著希望這趟很糟糕的行程能夠順利結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朱雀君 的頭像
朱雀君

紳士裝可愛( ̄ε(# ̄)☆╰╮o( ̄▽ ̄///)

朱雀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