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群大會串 邊境之章(三)""Qanbeo""友情接稿  

 

 

 

現在已經是晚上了,藍貓等人都睡了,唯獨比歐人還醒著。

  

要不是比歐猜拳猜輸了,說不定這時他早就在露著肚皮睡覺了。

  

比歐無聊的撥動營火,看看四周是否有動靜。

 

晚上的森林,非常的陰森,使得比歐不停的顫抖。

  

「為什麼我的決勝剪刀會輸?」比歐哀嘆著猜拳結果,藍貓等人不知道為什麼很有默契的都出石頭。

  

「囉嗦!囉嗦!」一旁的藍貓突然說起夢話,比歐被他的夢話嚇到。「是你自己輸的,淵源。」

  

「這一次又不是我輸。」淵源說話了,他們倆明明都睡著了,居然還能對話,「明明是你輸的,來吧,穿上你原本的女裝吧!」

  

「我說過我是男的了!」

  

「你是女的!」其他3人異口同聲說了夢話。

  

「你們都去死啦!」

  

 「都睡著了,你們還是跟早上一樣吵呀!」這種情況,讓比歐覺得他們根本沒睡著。

 

 過一段時間之後,他們終於停止了藍貓是女的對話,藍貓他們安靜了。

 

 比歐繼續玩自己的火(好孩子不要學)。

  

「不知道卡洛斯的大臣們是否還活著。」比歐有點擔憂大臣們,由於唯一個敢罵平的人離開了國家,不知道平他會不會因此更加的放浪。

  

比歐拿起一旁的水瓶,沒水了。

  

「真是倒楣,要我一個人在森林裡找水,早知道白天時多裝一些水。」

  

比歐起身,拿了一把火把,往他白天經過的河川走去。

  

 

  

走不到20分鐘,比歐找到了河川,他把火把插在一旁。

  

此時,有一道黑影不斷的接近比歐,比歐並沒有發覺。

  

黑影從營地就開始跟蹤比歐,一直跟蹤到河邊。

  

黑影拿出身上的匕首,然後一股腦的衝向比歐。

  

就在匕首快要插進比歐的脖子時,比歐一個轉身抓住了黑影的手。

  

黑影就這樣被推進了小河,火花四濺,黑影全身淋濕了。

  

「卡洛斯的刺客素質什麼時候變低了?」比歐輕鬆得喝著水,看著眼前的黑影,疑?黑影的胸前好像凸了一點。

  

「真不虧是”黑暗中的將軍”,身手跟當年一樣的敏捷。」女聲!

  

「當年往事我不想談了,是不是平要你來殺我?」

  

「國王沒有命令我們殺你。」

  

「看來他已經不是以前的平了。」比歐苦笑了一下。

   

 「將軍為什麼要離開國家?你不知道你一離開,國王開始變得本加厲,大臣們已經管不動他了。」黑影站了起來,扭乾自己的衣服。

  

「看來我的離開是個錯誤,我還以為我一離開,平他會為了我這個叛國賊,而開始管理國家並通緝我,看來他真的墮落了。」

  

「大臣們很希望你能回去勸勸國王,要國王不要在沉迷於美色,或者……。」刺客此時停頓了一下,因為接下來的話她說不出來了,因為一旦一說,她就犯了意圖弒君的罪刑。

  

「或者殺了他?」

  

「是的。」

  

比歐沉默著看的天空的月亮。

  

「今天是滿月呀!」

  

「將軍!那你的意見……?」

  

「想當年,平還只是個想讓國民過更好生活的反叛軍領導,他跟我說了不少改國計畫,包括減低稅收、禁止傭奴制度等等,甚至還說當他當上了國王,要廢除軍隊制度,成為第一個無軍力國家,還要跟其他兩個國家簽訂和平條約。」

  

比歐開始回想當時,志氣高昂的平很努力的跟他解說國家大事。

  

「只可惜他一上任,他卻一條計畫都沒有達成。」比歐生氣得握緊拳頭,手上的水瓶有些凹陷。「難怪當年她會自殺。」

  

比歐又喝了一口水,他口中說得"她"是指平的妹妹,艾兒。

  

  

小時後,比歐就很喜歡艾兒,身為死黨的平,當然知道比歐在想什麼。

  

所以在他們成年後,平當著比歐面前,要艾兒嫁給比歐。

  

害羞的比歐,當下很想殺了他,不過艾兒點了頭之後,反而想好好感謝平。

  

比歐不好意思的看著艾兒,艾兒臉紅的不敢直視比歐。

  

可惜,在平要當上國王的那天,艾兒自殺了。

  

傷心的比歐還因此沒有參加平的上任儀式。

  

在艾兒自殺後的5天,比歐找到她的遺書,一封讓他崩潰的遺書。

  

內容是在講,平要艾兒當暗殺者,要艾兒在他上任國王的前一天,殺了比歐,平之所以要找艾兒來當刺客,而不是找專業的刺客,是因為在卡洛斯國根本沒有人可以暗殺比歐,除了他的愛人,艾兒,唯獨在艾兒面前,比歐才會解除戒心。

  

但艾兒下不了手,因為比歐將軍明明為了平打贏了不少戰爭,還有人因此說平因為有了比歐才能得到卡洛斯。

  

在加上艾兒已經喜歡上了比歐。

  

信封的每一行每一句,不斷的折磨比歐的心。

 

  

「你知道嗎?平在艾兒13歲開始,就已經在性侵她了。」比歐已經憂鬱到他很想趕快死一死,好讓他跟艾兒相遇。「我當時居然不知道!」

  

「將軍……。」

  

「你回去吧。」

  

「那國王的事……。」

  

「你跟平說,我跑去投靠鳶理國,並且想號招一些人來攻打卡洛斯,如果他還是一樣不知所動的話,我就真的要殺了他。

 

  

太陽升起,藍貓等人都睡醒了,開始他們的旅程。

  

比歐因為昨天的守夜,他開始打瞌睡。

  

「喂!只是守個夜,你居然可以累成這樣!」藍貓還拍了一下比歐的背。

  

「很痛耶!我第一次看到守夜,是光靠一個人,而不是輪流守夜。」

  

「是嗎?平常都是藍貓一個人守夜,他隔天還不是照樣活繃亂跳的。」唯說道。

  

「唯,你忘了嗎!藍貓可是怪物。」月詠一說完,差點被藍貓丟出去的武器砸到。

  

「是呀!他可是所有勇者裡最會摧毀城鎮的破壞王!」淵源邊說邊閃躲藍貓的鐵劍。

  

「煩死了!怎麼會從守夜扯到我是怪物!」藍貓憤怒的亂甩武器,比歐害怕得不敢靠近藍貓,其他人好像司空見慣的,不理他,結果劍被藍貓丟飛了。

  

「藍貓不要再鬧了,你知道你的劍已經飛到前面……。」唯指著前方草原,只看到劍掉下去的地方突然出現了大洞。

  

「不要看我,我沒有意思要讓貓踩下去。」淵源的額頭不斷得冒出汗,可惡,挖了一個晚上的洞,居然敗給了一把劍。

  

「淵源!!!!!」又一次的貓淵追逐戰。

 

  

經過了一場追逐戰之後,最後雙方以"3天不稱藍貓為女生"的理由來達成和解,好奇怪的和解……。

 

當他們走到一半時,莫拉住了比歐的衣領。

  

「請問有什麼事?莫小姐?……先生…?」

  

「叫我莫就好了,昨天晚上想你想到睡不著,你……。」等等,這種開頭有點奇怪,莫這時候幹嘛臉紅,還害羞的單手摀住嘴,莫他現在也沒有變成女性,還保持著中性呀!!!!

  

「那個莫......。」完了,其他4人開始盯著比歐。

  

「你……你是不是卡洛斯國的"黑暗中的將軍",比歐?」

  

「疑?」還好不是比歐所想的那一句。

   

 「因為我怕猜錯,所以不敢問。」

   

 「黑暗中的將軍?會取這個……稱號的人一定……是幼稚的人。」

  

「所以你不是?」

  

「怎麼可能是!我只是個……倒楣的吟遊詩人。」比歐說出這一句時,不知道為啥,越說越小聲。

  

「你說的"黑暗中的將軍",該不會是指那個在晚上時,以一人之力滅了1萬兵力的將軍!」淵源還知道比歐是鳶理國遲遲不攻打卡洛斯的原因。

  

「他怎麼可能是那個將軍,你看他那個廢材樣,跟那位赫赫有名的將軍,像嗎?」月詠的毒舌,使比歐感覺背上被刺了一刀。

  

「你看過哪個將軍會很狼狽得摔下懸崖?」唯再補一刀。

  

「還自以為拿著爛短琴,自己就成了吟遊詩人?」淵源插上最後一刀,比歐終於崩潰了。

  

比歐頭上的小雞(朱雀?)還不停的啄他的頭。

  

「廢材,摔下懸崖,自以為……。」

  

「怎麼了?你在碎碎念什麼?」莫問。

  

「沒事,不要理我。」最後比歐陰沉到蹲在一旁,莫忍不住摸摸他的頭。

  

看來這一路上,比歐會先被隊友(?)的毒舌殺死。

 

  

平看著刺客遞上的報告,他的身邊還是少不了他所喜愛的女人。

  

刺客正在等待平的接下來的指令,而一旁的大臣,很明顯得少了一半。

  

「如果是真的話,那我就等他的叛變吧!」平笑了一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朱雀君 的頭像
朱雀君

紳士裝可愛( ̄ε(# ̄)☆╰╮o( ̄▽ ̄///)

朱雀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