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境之章 (一)

比歐倒楣的從山頂摔下,在激烈痛楚下悠悠轉醒,吃力的張開雙眼,視線因剛的衝擊模糊了起來。試著動手指與四肢,雖然痛的要命讓他整個五官縮在一起,但至少還能勉強感受到。

老天有保佑,至少他沒有斷手斷腳,可能肋骨斷了幾根讓他呼吸較為困難。

迷糊之中也不知躺了多久,就感覺到有人拿著應該是樹枝類的東西輕輕的戳著他。接著似乎看他沒什麼反應就在他的身上摸索著,難不成這個人要救我?正慶幸自己的好運氣時,就聽見一個像是沒睡飽懶懶的男孩聲說:「嘿!雖然有點倒楣運到死人,不過好人做到底先把他身上的錢根衣服扒光,在讓淵源隨便挖一個坑埋他也是算好事一件。」

比歐臉都黑了,被人當死人就算了。居然連死人的衣服都打算扒光搶劫這是什麼世界啊!

為了自己的權利,也為了不想真的被拖去埋掉,比歐乾啞勉強說話。

「這位小兄弟……我還沒死……還有請你把手移開好嗎。」

男孩挑著眉,沒想到這人還沒死透,正想著該怎麼把他敲昏然後洗劫的當下,莫與月詠兩人就走了過來。

「藍貓,叫你不用去找食物了……咦?」莫拿著自己心愛的弓擔心(擔心等等會全體中毒)的問著。

「藍貓,你厲害,食物變人。」月詠走到仰躺在地上的比歐,替他檢查傷勢。「還沒死有點麻煩,肋骨斷三根。」比歐默默的為自己流著眼淚,還沒死有點麻煩是什麼意思啊!難不成他遇到了山賊還是海賊。

月詠拍拍比歐的臉,翻開他的眼皮查看著。

「小姐……我還沒死……」比歐認命了,只要不丟性命,就算被扒光衣服當溜鳥俠他也接受。

「沒瞎都知道你沒死。」月詠拿出短杖,在前端聚集著水元素,淡藍色的波動緩緩導入比歐的體內,比歐頓時覺得自己似乎泡到溫暖的水中,痛感也漸漸消退了下去。

「只是讓你稍微好些,肋骨斷掉還是要好好的休養讓它自行修補。」月詠又拿出幾罐藥水,扒開比歐的嘴,也不顧他的意願就灌了下去。

媽啊……好難喝……比歐寧可再從山頂摔一次,也絕不再喝這種黏稠(說這樣是好聽了,實際是比果凍水了一點。)味道詭異(比歐只喝到酸與辣的兩種感覺。),聞起來嗆鼻(比歐覺得自己鼻子快爛了。)的藥水。

不過藥水的效果真的好到他沒話說,才過了十幾秒,除了兩側略為刺痛其他的大小傷口都自動慢慢的癒合起來。

稍微休息了一下,比歐這時才有辦法仔仔細細的看著眼前的救命恩人。觀察最仔細的當然是好心救他的月詠。

及肩的淡藍色長髮,在陽光的折射之下還略略看的見近似銀色的髮根,眼睛是微上勾的丹鳳眼,鼻子雖不特別高挺但搭上小小的嘴與臉蛋,特別有韻味。不過她現在忙著收拾著瓶瓶罐罐連頭都懶的抬。

再來是剛剛想要洗劫又想活埋他的藍貓,深藍髮色的他正一邊吹著口哨嘻皮笑臉裝作若無其事把雙手插在口袋內,稚氣未脫的娃娃臉,對於藍貓沒什麼好印象的比歐看了幾眼就把眼光轉移到抓著弓滿臉緊張伸著手要扶他起來的莫。

比歐將身體略微靠著莫,從側臉觀察著。

非常少見的精靈種族,白的可以透光的皮膚,尖長的耳朵,紫色的雙瞳,垂到鼻子的純白色前髮,男女難辨的美麗五官。

基於好奇心,比歐非常不禮貌的問:「不好意思,你是男性還是女性?」

莫並沒有因為這個問題而感到尷尬,笑著回答:「精靈會因為喜歡的對象出現才會決定性別。」

「喂!你們要把他帶著唷?」瞧見莫扶起比歐,藍貓有些許的不滿問著。

莫為難的看看藍貓,又看了根本不想有任何意見的月詠,最後轉頭看著比歐想了一下。

「不行嗎?」莫帶著祈求的目光看著藍貓。

「也不是不行……唉唷!隨便你啦!」藍貓嘖了一聲將頭撇到一旁讓自己的眼睛不直視莫。

在回紮營處的途中藍貓又不小心被淵源挖的坑騙到摔了下去,滿臉是灰土的髒兮兮模樣走回去,原本討厭藍貓的比歐在看見他們的相處後那種感覺跑的一乾二淨連渣都沒留。

「淵源!你這個混帳!我一定要殺了你!」滿場跑的藍貓舉著原本配在腰間的鐵劍在樹下追的到處跑。反觀淵源在樹上敏捷的跳來跳去,偶爾還從果樹上摘幾顆水果使勁的往藍貓頭上k去,這根本是一面倒的挑釁兼欺負啊……。

「吵死了!你們倆個夠了沒!」唯從自己的小包包內掏出重型武器,朝他們兩人轟去,淵源足尖像是沒有重量,早一步快速的飛躍到另一個方向的樹枝上,而反應不及的藍貓正好被砲彈炸個正著,在原地開出彩色的火花。

唯滿意的看著自己的“小發明”輕鬆甩著明顯比他高出半個身子,感覺非常重的銀色移動式砲塔,一個轉身往上一丟在落下時精準的落在剛剛那個明顯尺寸不合的袋子裡。那個到底是怎麼裝進去的啊……?比歐心裡想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朱雀君 的頭像
朱雀君

紳士裝可愛( ̄ε(# ̄)☆╰╮o( ̄▽ ̄///)

朱雀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