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夜回憶篇 (米櫻)

 

 

黑色利落短髮在陽光下顯得特別閃耀,但純黑色的髮色在靈月國是禁忌的顏色這種小孩他們稱呼為禁忌之子。

 

母親從小就不肯對他說他的父親是誰,但米夜自己心裡清楚,他並非是純靈月國的人。

 

或許是從小就特異的髮色,也可能是對於術法特別的優異,鄰居們紛紛不願意讓自己的小孩接近米夜,深怕一個不小心禁忌之子就會發狂或是下詛咒害他們的小孩因此受傷或死亡。

 

米夜一開始哭著對媽媽說其他小朋友都不跟他玩,甚至還拿小石頭丟他,笑他是沒人要的小孩、惡魔、垃圾。

 

媽媽聽完只緊緊抱住米夜,不發一語的哭著。米夜慌了手腳一直在媽媽臉上摸著,試圖要將眼淚給抹去。

 

過了幾年,米夜稍微長大了點,知道大人們對他的傳言,他並不以為意,反正自己忍忍就好。

 

沒有朋友沒關係,他還有自己發現的秘密基地,他可以在那裡躺在草坪上,看著滿天的星斗默默的流眼淚。

 

但是媽媽只有他。看著每日為家計忙碌的母親米夜知道自己不能哭,要當個堅強的小孩,更不能因為自己的過錯而讓母親更在親戚鄰居前丟臉、嘲笑。

 

但似乎很難,因為不管他再怎麼做,都會被人用禁忌兩字去看待。

 

米夜某次出門幫媽媽買東西,隔壁的嬸嬸阿姨正在聊天,一見他出門立刻停止了話題,將眼光投向他。

 

米夜微微笑展現超出八歲小孩的乖巧,喊著阿姨好。

 

那兩位阿姨僵著臉點頭表示回應,但在米夜匆匆走過後就聽見兩位阿姨說著:「那是禁忌之子吧……好可怕剛剛回他會不會等等出事啊?」

 

「嘖!那個不知道是哪來的種,不清不楚的就跑回靈月國生,真是不知羞恥的女人。那個禁忌之子會不會哪天害我們亡國也說不定,真是個禍害。」

 

米夜原本掛在臉上的笑容瞬間僵硬,原來他在這世上就是永遠讓母親一個難以抹滅的恥辱。

 

米夜當晚跑向那秘密基地,躺在地上雙手環抱著頭悶聲的哭了出來。哭著哭著就睡著了。

 

突然米夜被毛毛的物品給癢了起來,雙手揉著紅通通的雙眼。

 

「喂!在這裡睡可是會感冒的唷。」小男孩拿著隨手撿來的草晃呀晃的,蹲著看著米夜。

 

「……」米夜不習慣也不知道怎麼處理現在的狀況,因為很久沒有差不多年齡的小孩願意跟他說話了。

 

小男孩笑著露出可愛的小虎牙,拿起草輕戳了米夜。

 

「啞的?看起來不像啊?剛遠遠就聽見你的哭聲,差點吵死我。看!這裡還有眼淚的痕跡咧。」

 

米夜漲紅著雙臉,用力的用手背抹去淚痕。

 

「我才沒有哭!」

 

「喔!那要跟我一起玩嗎?先說唷,我可不喜歡鼻涕蟲跟在我後面。」小男孩站起身子拍了拍褲管。

 

米夜愣了一下,居然有小朋友主動問他要不要一起玩,眼睛看著他發起呆來。

 

男孩皺起雙眉看著發起呆的米夜有些失望的說:「不要嗎?好吧那我自己去玩。」小男孩一個轉身就蹦蹦跳跳的走了。

 

米夜趕快追上前去,緊抓著小男孩的衣袖,低低的問著。

 

「你……不怕我是……禁忌之子嗎?」

 

「嗯?禁忌之子?喔~那個啊~我爸說那是愚蠢的村姑才會信的傳言啦。」小男孩無所謂的聳著肩。

 

小男孩轉身將手在上衣抹了幾下,對著米夜伸出手。

 

「我想你如果是這個原因怕我不跟你玩的話就不用擔心了,我叫櫻珞,你呢?」櫻珞又露出小虎牙對著米夜誠摯的笑著。

 

「我叫米夜。」米夜看著背對著月光下的櫻珞,背上似乎出現了白色的羽翼,銀色的短髮在帶有草香味的風中飄動著,不知不覺就搭上他的手。

 

櫻珞只是笑著緊緊握住他,笑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朱雀君 的頭像
朱雀君

紳士裝可愛( ̄ε(# ̄)☆╰╮o( ̄▽ ̄///)

朱雀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