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月之章三

 

霧澤神官正哀聲嘆氣的看著空蕩蕩的檢查台。

 

他今天除了被結成冰的教師實驗品以外,(雖然退冰想來實驗一下,可是那位老師醒來看到他的臉馬上就瞬移走,現在不知道掉到哪個地區去。)就沒有其他自願者來給他醫治了。

 

唉……生意真的好差。真希望那個狀況率極高的定春小朋友能多送幾個傷殘來醫療室,最好是全班都送來該有多好。

 

幻想著醫療室客滿,而眾實驗品被他拆了又裝,割了又縫,想著想著就帶著一抹微笑神遊去了。

 

而這時一位妙齡女子"曼妙的"踹開門,直徑走向醫療室裡坐了下來。而這位就是少數能吃定霧澤翔太的親姐姐─霧澤翼。

 

「茶!」霧澤翼穿著高叉旗袍,坐在高級的沙發內,滿足的微瞇著。

 

發現霧澤翔太依然的站在原地動也不動,霧澤翼拿起法杖瞬發了小火球一顆送給她親愛的弟弟的……屁股。

 

燙!燙!燙!

 

翔太回過神立刻用水球術滅火,邊用治癒術治療他可憐的小香肌。

 

「茶就茶,幹麻燒我屁股。」霧澤翔太可憐兮兮的從櫃子上拿出花草,上面還特別標明了“暴力姐專用”,準備泡給霧澤翼喝。

 

「誰叫你在發呆。」喝著特製的花茶果然比自己買的好喝,嚴格上來說,別人花錢都好喝。尤其是壓迫自己的弟弟更是棒極了,霧澤翼享受的發出微弱的呻吟。

 

「妳的工作不用做嗎?一天到晚跑來我這,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有戀弟情結。」冷冷的瞪著霧澤翼,霧澤翔太為自己的荷包心痛……那可是他辛苦賺來的錢啊,就這樣被翼給一點一點的喝掉。

 

「喔~我有啊!兩者都有,親愛的弟弟,幫姐姐按摩一下。最近工作太多都沒時間來你這我都快沒體力了。」霧澤翼轉著手臂跟肩膀嬌怨的說著。

 

「你手下很多,可以請他們按。」說是這麼說,長期屈服於姐姐淫威之下的霧澤翔太還是乖乖的幫霧澤翼搥背。

 

「嘖!我可是嬌弱的美少女耶,哪可能讓他們碰我一根寒毛。」

 

惡寒!霧澤翔太完全不認同什麼見鬼美少女,如果上天能再給他一次投胎的機會他絕對要求離這女人越遠越好。

 

「咳!霧澤政務官在嗎?」來人非常有禮貌的輕敲虛掩的大門,溫和的聲音使得霧澤翼原本不雅的姿勢立刻端正了起來,還趕開了翔太動作。

 

「是……洛蘭財務官嗎?」霧澤翔太感覺像是看到了驚悚片,他和藹可親、沉魚落雁、聰明伶俐、嬌美動人(下刪一百字。還有這不是他的心聲,這是霧澤翼某次強迫他說的。)……的姐姐居然語調溫柔,嬌羞的模樣讓他篤定今天午餐吃不下了。

 

「是,關於這次與鳶理國的交易品清單,妳看一下。」洛蘭拿著厚厚一疊的書卷走了過來。同時霧澤翼在洛蘭看不到的死角給了霧澤翔太一個眼神。

 

嗯……其實不用看霧澤翔太也了解,只是原本厚著臉皮想要觀望的心情被那凌厲的一瞪給瞪跑了。

 

「洛蘭先生,您慢聊……在下還有點事情去辦。」以超出自己的體能極限閃出了自己的醫護室,翔太苦命著嘆息著。

 

 

靈月術士練習場。

 

「我!沒!輸!」定春氣的嘴又嘟了起來,看著好遙遠的高級巧克力眼淚就在眼眶中打轉。

 

「是,你沒輸。不過再打下去……其他人得送去神官那了。雖然你一顆火球都沒靠近我……看在受苦的其他同袍……這次平手巧克力也給你。」米夜將巧克力塞進定春的手中,順手揉了他金黃色的頭髮。

 

「嗯!那這次是三百零五次平手嚕?」定春急忙著將巧克力拆封丟入口中,唔……好甜好好吃。

 

「是六百零六次。」米夜將其他被砸到受傷的同袍拖到一旁,邊回答著。

 

「有差嗎?反正平手都是你輸這是肯定的。」原本想幫忙準備想使出治療術的定春,卻被米夜攔了下來。

 

「饒了他們吧,這麼近萬一不是治療術而是冰咒或是火球之類的,防護衣可起不了什麼作用。還有,每次平手都是練習場的人都在哭求你別打了,不然我是不會叫停的。」米夜瞇著眼看著暈過去的同袍,內心愧疚不已。別怪我……兇手也不是我……要怪就要怪你為什麼沒事要來練習場。

 

「有嗎?剛剛他們不是喊我名子喊的很用力,那是為我加油打氣的吧。」不虧是定春,自我良好的思考著。

 

翻了翻白眼的米夜不想與定春爭論到底是不是加油的問題,眼神一飄就發現慢慢走進練習場的霧澤翔太。

 

「唉呀!這麼多受傷的人啊!好可憐……那個實習醫療官,快點都搬去我的醫護室。」霧澤翔太高興的拍手說著,跟他的語氣完全不相符。

 

 

看著霧澤神官嘻皮笑臉的模樣,米夜更想扁他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朱雀君 的頭像
朱雀君

紳士裝可愛( ̄ε(# ̄)☆╰╮o( ̄▽ ̄///)

朱雀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