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月國之章二

 

靈月術士專用練習場外,鮮紅色系字體的白底招牌非常顯眼每個進入練習場的法師們都能一眼就看見,當然不是因為它的顏色,而是因為它大的比一人還高。

 

進入時請把抗術裝備穿上,若有意外發生請通知霧澤神官。霧澤神官貼心提醒您,最好是斷手斷腳後再來唷。      

 

「每次看到這個招牌都想拆了它。」米夜站在牌子前對著旁邊的定春說道。

 

「欸,可是霧澤神官不是為了我們的身體好嗎?他可是靈月國最高神官耶!」定春不懂為什麼米夜每次遇見霧澤神官表情都非常的恐怖。

 

 

畢竟霧澤大人可是靈月最天才的醫療術士,就算死到只剩腦子他還是能將人成功的復活……當然起來時……缺手缺腳都是正常的。

 

還有每次那些被霧澤大人醫治過的人雖然每次在他們面前提到神官兩字,都會臉色發白的馬上跑走,我想他們大概是身體不好又想去找霧澤大人了。

 

嗯……一定是。定春將雙手緊握,對那偉大的霧澤神官崇拜的指數直逼破錶。

 

米夜面無表情的看著一定是又在神遊的定春,想著等等一定要去把霧澤拆解入腹的決心更強烈了。

 

「走了!」

 

「米夜,你說等等霧澤神官會不會來啊。」

 

「呼呼……他來也好啊。」米夜咬牙切齒的說著。

 

「我想請他教我治療術,啊~霧澤的直系弟子耶!該有多好。」定春的眼神都冒出粉紅愛心泡泡了,米夜嫌惡的將那些泡泡一顆顆的戳掉。

 

「嗯……非常好,如果他還有命教的話。」米夜停頓了一下,想了想又補上「如果你先把你的控制能力先練好的話還有可能,笨蛋。」

 

「哼!我只不過是偶爾把火球術發成水球,或是範圍魔法砸到後方的觀眾而已,以自然元素吸收跟感應我可是天才好嗎!」定春撇著嘴,非常不認同米夜對他的藐視,就算是他長的比自己高也不行用鼻孔看他。

 

「是!是!是!你是天才。天才剛剛把講課老師炸成重傷,然後可憐的又弱小的老師得在霧澤那住一個月退冰。你還真是萬中無一的天才。」

 

「呿!明明就是那老師太笨好不好,連防護都不開。」定春完全否認是自己的錯。

 

「是……雖然那堂是教治療,而且你讓全班都有機會能實習一次……雖然你把基礎治療術變成冰凍魔法……但明知道你是失誤大王還不開防護是老師的錯,但砸的大家都得去神官那報到就是你的錯。」米夜將防護用品丟向定春,自己則是穿戴整齊的走進練習場。

 

「那是他們呆好嗎!關我什麼事。」不滿的定春捧著防護用具對著紫袍的米夜喊道。

 

「喔~你能證明你能夠控制,而且打敗我就賞你剛從殿下那拿來的高級巧克力。」米夜反轉手掌,將那盒巧克力拿在手上,對著定春笑著。

 

「你等著瞧,哼!等等不要說我欺負你。」為了巧克力,定春拼了!

 

「喔?還不知道誰欺負誰呢。兩千五百六十七次的手下敗將。」米夜笑容越發燦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朱雀君 的頭像
朱雀君

紳士裝可愛( ̄ε(# ̄)☆╰╮o( ̄▽ ̄///)

朱雀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